用户名: 密码:
 
当前位置:首页 → 聚焦丛书  →  管理前线
地方组稿:北京 | 天津 | 上海 | 重庆 | 广东 | 河北 | 山东 | 江苏 | 山西 | 河南 | 甘肃 | 宁夏 | 陕西 | 四川 | 安徽 | 湖北 | 湖南 | 浙江 | 江西 | 福建 | 更多
《这就是马云》:不着调的梦想
2015年04月25日20:20:46    来源:人民网

 封面

  《这就是马云》近期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,该书全程展现了马云的成长经历、创业生涯和缔造阿里巴巴的全过程?;乖俗钫媸?、最个性、最丰富的马云;其中还首次揭露马云早年往事,以及其一直以来处世、经商的理念,并带领读者追溯马云成功的源头。“那些往事和细节,一只脚都已经跨出了记忆的边缘,现在又集中起来‘回放’了一遍,让我想起很多过去的美好时光。” 马云在本书序言中如是说。

  不着调的梦想

  记得英语班课堂上有一回的命题是“I have a dream(我有一个梦想)”。同学们的梦想五花八门,有想当科学家的,有想遨游太空的,有想子孙满堂的……而最多的是想赚够了钱周游世界,想去哪里就去哪里。

  我忘了当时马云的点评,但马云自己是一个特别有梦想的人,尽管梦的内容经常在变,但梦始终没有停顿过。

  有一个周末,大伙儿一起去杭州的天竺山登山。马云说:“金庸的每部武侠书我都不止看过一遍,我的梦想就是成为武林高手。”马云一边说一边在一棵大树下捡起一根稻草,“比方说,我一发功,这根稻草会变得刚劲无比,一甩手它就能穿透这棵树。等我一收功,它又松软如初,两头从树干上耷拉下来。所有经过的人都看不明白这根稻草是怎么穿过树干的。哎,我若有旷世武功就好了,就像风清扬那样。”

  马云的武侠梦想一直没有磨灭过。在创办了阿里巴巴后,有一回马云还说:“我哪天突然消失,谁也找不到我,大家急得团团转。一周后我才告诉秘书,别人再问起,你就回答:‘马云去拍电影演风清扬了。’别人若问:‘那啥时候能回来?’你就说:‘我也不知道,您关注一下相关的新闻吧,电影啥时候杀青,马云啥时候才能回来。’我觉得这样蛮好玩的!”

  还有一回和英语班的同学们喝茶,马云又说了这样的梦想:他在现代化的杭州城里招摇过市,其他人都是西装革履,而他一身白色绸衣,一副墨镜,头发锃亮,苍蝇停上会摔断腿那种。着装与周围格格不入,边上还站着两个高过他一头的女保镖,他左手一伸,一保镖立刻递上一个大饼,他咬上两口扔回去;右手一伸,另一保镖马上递雪茄给他点上,他弹烟灰时保镖用手接着。抽上几口,他在女保镖手上摁灭雪茄,一阵青烟冒起,女保镖面不改色,毫无表情。事后女保镖拍拍手,没有留下任何伤痕。周围的人瞠目结舌,各种表情都有……

  后来在创业过程中马云经历了很多,所以这个阶段他的梦想已大大改变了。

  梦想一:带着团队所有人去巴黎过年。在大家已经惊喜万分时,宣布年夜饭后还发年终奖:每人两把钥匙。在大家莫名其妙时,他再说:“我给大家每人在巴黎买了一幢别墅,还有一辆法拉利跑车。”当场有人因心跳过速,被送进医院……

  梦想二:马云走进一家欧洲豪华酒店,工作人员见是亚洲人,爱理不理。马云找到酒店老板说:“这个酒店你出个价,我买了!”老板说:“这个酒店不卖,除非3亿美元。”马云拿出支票来,一边写一边说:“我还以为要5亿美元。”迅速办完手续,他拿着总裁办公室的钥匙交给门口一个弹吉他的流浪汉说:“从现在开始,这个酒店是你的了……”

  马云不仅自己“做梦”,在创业最艰难的时候,还组织大家一起“做梦”。有一年年底,没有年终奖还要加班。一天,马云把大家组织起来开会,说:“假如你们每人有500万元年终奖,你们想怎么花?”大家七嘴八舌就说开了,兴奋地畅想了近一个小时,马云突然打断:“好!大家说的这些都会实现,接下来干活吧。”

  有人说:“马总,再让我们多说一会儿吧,我才用了300万元呢!”大家哄笑着散开,继续工作。

  “穷开心”是创业初期最准确的诠释。虽然当时我没有加入公司,但我经常去看望他们,因为他们就在我家隔壁。马云总会想出各种方法让大家高兴,对工作表现好的伙伴,没有条件进行物质奖励,马云就给他们“加寿”。每次总结会时他都会给这位伙伴“加200岁”,给那位伙伴“加300岁”。大家都很珍惜自己的“寿数”,有位姓钱的伙伴“加寿”最多,共加了9000岁。他现在已经移民加拿大了,2010年回来住马云家,还跟马云学太极。他说他最开心的事就是他曾经是“九千岁”。

  2011年元旦,“九千岁”钱同学又来杭州了。马云家客厅里有两个很漂亮的铜马,每个有手掌那么大,这是钱同学当年从成都开车去九寨沟的路上买的。先是马云看上了,但看到标价每个4000元,他决定放弃,之后钱同学买下它们,送给了马云。

  说到这事,马云笑得停不下来:“人家要4000元一个,陈伟,你知道他还人家多少吗?200!两个!”马云睁大眼睛,伸出右手做了两次“V”状:“还说再送点其他小礼品。”马云边说边做了几下老中医抓药的动作。

  马云接着说:“他还价我听都不敢听,难为情死了。说不定人家还一棒子打过来!”

  钱同学却在一旁憨憨地笑着:“这,这,这些小生意我之前也干过,您就按铜的分量跟他还,不行咱再给他加点儿。”一口好听的京腔,“如果您还他2000,啪!人家给了,这您后悔都来不及啊!您说是这理儿吗?”